赶完墙稿改名

提问

在微博上好多人说作者写了莱斯特和路易斯结婚场景
为为为为为什么我不记得。。。
有这一段吗?

日风,我想要再见了

占tag抱歉

刚看完大护法
看剧情,彩蛋和名字总觉得有续集
各位觉得呢?

就就就大概是是是一个沈泉......

沈阳今个受济南邀请去大明湖逛逛,谁知那位一向知书达理的人不知今是几个儿意思放了她沈阳的鸽子,她倒也不急,本来济南这经纬路{1}都是反着地球仪来的让她迷了路,她反而将错就错一口气做到芙蓉街。


看着那长条石铺的泉城路,再看看济南天上烤人似烤炭的太阳,沈阳寻思今儿我死也不能热死在这,两手一拍,得了!先找大明湖搁在哪个地儿了吧。


随手拦位行人问问“大爷,大明湖在哪儿啊?”谁知那大爷没答她话愣是瞧了她好几秒,又“哈!”的一声把沈阳吓一跳,沈阳望那大爷脸上一瞅。嘿呦,这大爷还乐了。

“同学啊!{2}”大爷指指一个方向“看你这打扮你这是来旅行得。瞅瞅地图,济南三大名胜{3}你是连地儿都不知道你以后......qiu见那儿没,一拐几步路就是!我带你走走?”“不麻烦了,”沈阳在大爷一顿玩笑之后也只想赶紧找完济南了事。

果不其然大明湖走几步路就见影儿了,沈阳跑进去,东qiuqiu西望望愣是没瞧见那个人的影儿,这儿正纳闷着呢,忽觉得背上被人一击——————

“一轮明月当空照,苍松翠柏满山腰,只有那山泉流水哗哗地响。深山里俱是一片——————”

说完又是一顿,接着“静悄悄!”

“好快板!”沈阳故意称济南还没说完赶紧打断“好词儿!”

“行了吧你,得得得...”济南一脸不满“我还没说完...”

一股酒气朝沈阳扑来,得,咱也不用问她为啥放鸽子去了,定是又去喝酒了“你又抓你家小嫚去了?”

“难不成我去找你大连去了?”济南不满瞪她一眼,“小嫚她目无尊长,欺上瞒下,何何何...何成体统!!!!!”

行吧,看这酒一喝都喝成济宁了

赶紧扶人到湖边站一站吹吹风,

等她酒醒了再告诉她她违了自己立下的“不放别人鸽子”的事吧

——————————————————

我我我我我知道这篇很垃圾客官别别别骂小的小的知错了小小小的马上就把画风变过来............

{1}济南市经纬路命名依据是手工纺织中织布机上的长短线。济南一百多年前手工业中,以纺织业最为发达,是支柱产业。而纺织业的织布机上,长线为经,短线为纬。而当时济南商埠区境界东西长为五公里,南北则不到三公里。于是东西路被命名为经几路,南北路则被命名为纬几路。 

{2}济南习惯叫人“老shen儿”“老shei儿”(老师儿)这个大部分都是岁数差不多的,年轻叫年长的,年长的有事请教年轻的以示尊重叫的。也有叫“师傅”的。年纪大向年纪小的,或年轻岁数差不多之间习惯叫“同学”或“小同学”。

{3}指千佛山,趵突泉,大明湖。


朔方【沈泉】

各位好

这里阿伦,如果有时间的话......

请猜猜我是哪里人?【笑】

先放个引子

主要寒假更,人物可能ooc,

请期待

————————————————————————


听他们说,你先前叫历城

被誉为“朔方江南”。是北方难得的好景色。

大明湖畔垂柳三千,趵突泉边水汽氤氲。

“一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听他们说,你很早就出现了,你的年龄,和大舜一样

你的文化发达,民风淳朴。

还是杜老爷子那句话好

“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

相见,记的我还为曾是开化之地

后来,我以同学的身份见到你

一次,我跑到你宿舍

见你墨发已短,还有发碎散在脚旁。我轻声走上前,见你的桌上摊这一本泛黄的(老残游记)

“家家泉水,户户垂杨。”

你啜泣你在想为什么没有把青岛从柏林手下夺下,,,

我扶着你颤抖的肩,将你的快板,你的吕剧戏文,你的大碗茶盏...

尽数扫落。

我在你桌上放上了枪

————————————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

希望期末重回前级部前40


【镇魂街】(曹焱兵×刘羽禅)就是一个早起

能码一点是一点

和正文无关

——————————————

“啊。。。欠。。。”

紫红色的脑袋动了动,显示出此人已醒的事实。

曹焱兵坐起身揉揉脑袋,昨晚的事让他有些劳累。

等会,说到劳累.......应该是另一个家伙更劳累吧.....

往身旁看了看,松了一口气,人还在自己身旁。

自己真是个傻瓜,明明那些混战都那么多年了,还在担心自己的这位会不会离开自己。

战争后遗症啊.....

身旁的人感到了另一人的动静,也迷迷糊糊动了动

曹焱兵看着刘羽禅睡眼惺忪的半睁着,淡蓝色的头发轻轻散在颈间,小麦色的皮肤透出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安心。

曹焱兵伸手摸了摸刘羽禅的手,一次一次,顺着骨头,感受着这双手带给他的触觉,十指常年操琴摸出了些茧,曹焱兵又在那停了停。

他突然想起来,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好像自己心思细了不少啊。。。

好像不打算继续睡下去,刘羽禅迷迷糊糊坐了起来,腰疼让他小声抽了一口冷气。

“唔嗯...早.....”

"早。"

边说边把刘羽禅拥在怀中,轻轻在唇上一吻

现在刘羽禅再怎么淡定也淡定不了了

“焱兵?!”

“嗯,我在,怎么了”

“你,刚刚...”

“啊,是夏玲和小亮教给我的”曹焱兵轻轻把头抵在刘羽禅的头上

“叫什么。。。早安吻?”

想想当时眼前的紫红发青年告诉他他想对自己///的时候,那副傲娇到不行的样子还在眼前

现在就被人给带坏了

就在刘羽禅纠结要不要给自己的小舅子上一课时,曹焱兵问道“阿禅,不喜欢?”

“啊,不是的,就.....”

未等人说完,曹焱兵就把他压在床板上

“那我们可以试一试这个可不可以在早上做。”

-------------------大家都懂——————

啦啦啦就是这样

这里阿伦

下一次应该更正文,然后更刘羽禅被韩元青,诸葛和樊调戏(。。。)

然后曹当家的一脸正义宣布刘羽禅是他的场景

敬请期待

牢骚

啊啊啊关于这文早上想到一个超级棒的梗

但现在忘了嘤嘤嘤

伤心,下次还是拿个东西记一下好了

太伤心了

【镇魂街】(曹焱兵×刘羽禅)(项昆仑×刘羽禅)伤

各位好啊,这里新人阿伦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多指教

粮好少自己产

可能ooc肉有没有不确定,但半甜半虐

结尾曹刘he项刘日常兄弟甜蜜。发文速度慢

谢谢观看

——————————————————

引子

“你要是再不把你弟弟送到国外,接受先进技术治疗,那他是死活我也不敢保证。”声音冷冷在白壁和消毒水之间回荡。

”没有别的方法了吗!医生。“紫红发青年眉头紧凑。

”哎我说你天天那么风风火火怎么现在不能了!?“医生怒了,被这小子纠缠了一个下午,“我告诉过你了,没别的办法了,没钱?”医生冷笑,指着自己桌上被青年扭断的笔,省省力吧,你这个样子当牛郎不错,也不一定非要全会英语,把眼睛一闭身子一伸钱就来了。。。唔!”

一个上勾拳,医生被成功揍出了一嘴血。

“MD老子告儿你,”医生想还击,刚一站起又一个扫堂腿跌在办公桌上,头重重砸在了桌上,一个头扣拍下去,又砸在地上,。

青年踩着脚下的头说“告。诉。我。什。么。”

“呜呜唔....”医生口里喊着血,被青年踹了一下脊背,又吐了出来。

“半年....如果没有那种治疗.....你弟弟.......半年.....就........”又吐了一口,医生迷迷糊糊头一歪,没说话。

青年拿起桌上的单子,往门外一看,已是深夜,刚才的大动静引的一个小护士慌慌张张一望,便被瞪了回去。

该死

该怎么办

钱钱钱,MD这个社会就是钱。

该死